正在加载数据...

极速大发快3
当前位置:极速大发快3> 要闻>> 高端访谈>正文内容
  • “麻辣香锅”,那个想开火锅店的电竞冠军退役了
  • 2019年07月30日 来源:中国企业家网

导读:7月20日下午,北京五棵松RNG电竞场馆外,人流比往常多了一些。路边的人形立牌,昭示着今晚在这里不仅仅有一场比赛。

7月20日下午,北京五棵松RNG电竞场馆外,人流比往常多了一些。路边的人形立牌,昭示着今晚在这里不仅仅有一场比赛。

屏幕快照 2019-07-30 下午2.12.44

距离晚上7点的比赛还有两个多小时,场馆门口大屏幕下已开始有粉丝聚集。北京的盛夏异常闷热,顶着酷暑的人群却越来越多,他们拿着应援牌,整齐坐在大屏幕前,看着屏幕上循环播放的打野选手刘世宇的退役纪录片,有人在笑,有人沉默。

屏幕快照 2019-07-30 下午2.12.53

场馆外,人群渐渐聚集,没有票的粉丝在场外观看大屏幕。

“麻辣香锅”,是刘世宇的游戏ID,也是他喜爱的食物。人如其名,他的游戏风格激进好斗,作为队伍的打野位,能将资源尽可能给予队友的同时,进攻敌方的野区掠食,人称“绝食性打野”。

2018年,是属于“麻辣香锅”的年份。这一年,刘世宇与队友一同拿下了春夏季LPL冠军、MSI季中赛冠军、亚运会英雄联盟表演赛冠军,也与另外三支LPL队伍一起在洲际赛夺冠。

电竞在公众眼里的正名之路,走得非常漫长。电竞职业选手普遍低龄化,职业生涯也与学业冲突,在闻游戏色变的家长眼里,从事电竞职业无异于当“网瘾少年”。

2003年11月18日,国家体育总局正式将电竞列为第99个正式体育竞赛项目;2008年,改批为第78号正式体育竞赛项。在官方定义里,电竞运动就是利用电子设备作为运动器械进行的、人与人之间的智力对抗运动。

2018年,雅加达第18届亚运会将电子竞技纳为表演项目,包括英雄联盟(LOL)、王者荣耀(AOV)和皇室战争等6个项目。英雄联盟中国国家队由三支LPL队伍的成员组成,其中刘世宇担任打野位置,最终夺得冠军。

6个少年举着国旗,站在领奖台上,含泪听国歌声响起。这个场景也成为刘世宇职业生涯里最难忘的一幕。

世事不尽完美。

S8赛季的尾声,夺冠热门RNG在S赛上不敌对手止步于8强,另一支LPL队伍IG拿下冠军,为赛区一整年的荣誉画下完美句号。

战绩不佳把RNG推上舆论风口。走出压力,RNG开始备战S9赛季。这时人们发现,“麻辣香锅”很少出现在赛场,甚至没有在夏季赛的大名单里,对其“伤病”、“退役”的猜测不断。终于,在夏季赛进行中途,“麻辣香锅退役”的消息官宣了。

7月20日下午,一直休养的刘世宇出现在五棵松场馆,简单彩排之后,他便去准备室看队友们训练,等待着6点举行的退役仪式。

天赋只是门槛

镜头切换到一千多公里之外的上海,这里正进行着一场RW与SN之间的比赛,两支队伍为季后赛资格拼死竞争。

陈文林,游戏ID为“Haro”,RW打野,1998年出生的他刚过完21岁的生日。

15岁时,还是个初三学生的陈文林在同学的推荐下接触到网络游戏,那时候他常玩的是CF(穿越火线)。后来,陈文林在英雄联盟游戏上天赋显现,他在国服rank分数达到了900多分,正好一个领队问他愿不愿意打职业,很自然地他便加入了RNG的青训营。

2017年,陈文林在深圳大学读大一,当EDG俱乐部的橄榄枝抛来的时候,他犹豫了。毕竟相比大部分16岁就开始青训的选手,他的年龄不小了,而电竞吃的是“青春饭”。选手的黄金期在17~22岁左右,25岁左右就会退役。

屏幕快照 2019-07-30 下午2.13.42

7月20日,EDG选手的赛前亮相。

“19岁进入这个职业,没有想过要达到怎样的高度,只是退学了,让自己有了背水一战的想法,一定要打好。”当时,陈文林没有跟父母商量,因为怕一开始就被他们拒绝。

加入职业战队半年后,陈文林告诉父母,自己已经退学开始打职业电竞比赛,果然不出意外,爸爸气得两个月没跟他说话。

相比前辈刘世宇,陈文林成为职业选手时,电竞的环境已经在逐步地职业化,俱乐部运营和团队训练也建立起了一套专业的系统。

屏幕快照 2019-07-30 下午2.13.49

RW俱乐部基地的训练室。

2013年左右,处于青训期间的选手的月收入仅仅为1000~2000元,到了2017年,青训选手的月收入能达到6000元,正式选手的收入基本都能上万,外援和明星选手更多。

2019年初,《英雄联盟》开发商拳头游戏宣布,与腾讯互动娱乐成立合资公司“腾竞体育”。天眼查上的信息显示,这家公司全称腾竞体育文化发展(上海)有限公司,成立于2019年1月4日,注册资本为5.3亿元人民币。

屏幕快照 2019-07-30 下午2.13

两家公司的合作,是为了让《英雄联盟》赛事联盟化、职业化,探索更具盈利性的商业模式,也进一步完善人才体系,打造俱乐部传承、造星计划和职业发展路径。毕竟,电竞想真正被公众接纳,还需要进一步“出圈”。

今年5月,陈文林从EDG转会到RW,两家俱乐部基地距离并不遥远,变化最多的是,队友从经验丰富的明星选手,变成了初露锋芒的新人选手。

屏幕快照 2019-07-30 下午2.14.04

RW俱乐部基地外景。

在已经颇有成绩的EDG里,陈文林压力很大,无论打出什么样的成绩,都只是给这支队伍多了一个荣誉而已,队伍目标是突破S赛8强,但这个目标在2018年没能实现。

进入RW,陈文林对自己有了新的期许,他开始学习指挥的角色,想与新的队友一起打入世界赛,实现队伍的突破。2018年被提名最佳打野的他,也希望未来能够真正获得这个荣誉。

屏幕快照 2019-07-30 下午2.14.11

RW展示柜里放着过往的荣誉。

“能让每条线都玩得很舒服,就是一个好打野,他观察血量、摸清对手位置,不仅要操作好,还要脑子好,能够在比赛中思考5个人的东西。”陈文林这么理解一个好的打野。

不过,电竞职业选手的生活远没有比赛那么精彩,枯燥紧张的训练日复一日。

屏幕快照 2019-07-30 下午2.14.18

没有比赛的日子,选手的一天往往从中午开始。他们迅速洗漱吃饭,然后趿拉着拖鞋去训练室打排位练习。如果当天有直播,俱乐部工作人员会稍微提点一下选手,梳头剃须,整理一下形象。参加比赛时,选手往往会提前做好形象整理,发型和粉底是重要元素。

屏幕快照 2019-07-30 下午2.14.27

训练室的白板上写着与其他队伍约好的训练赛时间,电视屏幕里重复播放着比赛视频,训练室里响着“嗒嗒嗒嗒”的鼠标、键盘声,穿插着选手的游戏沟通,嘈杂中有一种异样的平静。

屏幕快照 2019-07-30 下午2.14.37

一场训练赛结束,若是状态不好,教练的复盘就会非常严厉,选手时不时插一句自己的看法。一天的训练会持续到凌晨1点之后,若是补直播时长,选手的睡觉时间会推迟到凌晨4点左右。

屏幕快照 2019-07-30 下午2.14.45

王者荣耀游戏的选手在练习中。

训练结束后,选手们会约上其他队伍的朋友,大夜里一起去24小时营业的饭店吃个火锅。不过,在火锅桌边,这群职业选手的目光被钉在了另一个屏幕上——手机,很少交谈,大部分时间是吃和玩手机。

“可能就是想吃火锅,又不想一个人去吃吧。”陈文林想了下原因。

屏幕快照 2019-07-30 下午2.14.54

随着电竞职业生涯的渐长,父母对陈文林打职业的态度也不再抵触,他们会向与儿子同龄的亲朋好友打听电竞的现状,也会关注电竞新闻报道。虽然父母从来没来过训练基地,但他们常常与儿子视频,觉得他过得不错的同时,不忘提醒“在外面聪明一点,别被骗了”。

从2018年正式踏入LPL赛场,陈文林的正式职业生涯才开始第二年,状态正好,他没有过多去思考退役、继续学业的问题,眼下,他和他的队伍正为夏季赛的季后赛资格奋战着。

屏幕快照 2019-07-30 下午2.15.02

“一旦走上职业,就会发现身边的人都非常有天赋,还很努力,一定要做好拼命的准备。”陈文林感慨。

回归到“刘世宇”

电竞选手的职业生涯很短暂,除了心态、队伍的原因,最大的威胁来自伤病。

21岁的陈文林已经开始坚持每周一次的按摩理疗。1996年出生的刘世宇,因伤病选择了离开赛场。

“我已经无法进行一整年高强度的训练了。”2019年初的比赛结束之后,刘世宇进入休养期,在这期间,他的两名队友先后退役。

屏幕快照 2019-07-30 下午2.15.13

虽然才23岁,刘世宇却已是一名“老将”。

刘世宇2012年开始玩《英雄联盟》,因为极高的天赋和游戏理解,被战队挖掘,开始职业生涯。2014年,刘世宇加入King战队,并获得全国电子竞技大赛(NEST)冠军。2015年5月,他加入RNG,担任队长。

屏幕快照 2019-07-30 下午2.15.21

与赛场上凶狠的风格不同,生活中的刘世宇更为柔和。接触过刘世宇的工作人员透露,“麻辣香锅”和“小虎”算是队里比较能说的选手,在队内,他也常常负责起沟通的角色。

7月20日当天,“麻辣香锅”退役仪式结束后,老队友们纷纷准备上赛场,刘世宇一个人在采访间应对多家媒体的“问题轰炸”,对这一切,他似乎已经非常熟练了。

屏幕快照 2019-07-30 下午2.15.28

多年电竞生涯积累的人气与成绩,让“麻辣香锅”的退役选择更加丰富。他可以像队友一样留在俱乐部工作,或者做一个专职主播,在直播里他也不止一次表达过念大学的意愿。

短视频的兴起加速了电竞传播,直播、解说等职业正火,给了退役选手,尤其是有名气的退役选手很多未来选择。

屏幕快照 2019-07-30 下午2.15.35

艾瑞咨询报告显示,2016年在细分电竞市场,端游电竞的游戏市场曾是绝对的大头,但预计到了2020年,端游电竞游戏市场将缩减至25.6%,移动电竞、电竞生态市场将扩大至46.6%和27.8%,电竞生态市场规模达到375亿元。彼时,中国电竞市场用户规模将达到4.3亿,依然还有大量的观赛需求没有被满足。

但是,职业选手之外的世界,竞争依然激烈。游戏视频作者、是大腿联合创始人起小点表示,2016年左右,电竞行业拿融资很容易,这两年虽然外界一直称“资本寒冬”,但是在电竞内容创业这块,热度还是很高。

有热度,意味着竞争激烈,而电竞内容创业者大多数还在摸索更好的变现模式。

在休养期间,2016年时的RNG原上单选手“Looper”张亨硕来中国参加活动,很久没见老队友的刘世宇立刻约饭。张亨硕是韩援,离开电竞职业后,返回校园,成为一名普通的大学生。

靠着简单的英语交流,两个人在上海吃了一顿小龙虾。因为语言隔阂,他们没有聊太深入,回想起来,刘世宇表示,“亨硕没怎么变化,就是整个人沉稳了很多”。

屏幕快照 2019-07-30 下午2.15.50

谈及未来的选择,刘世宇直到退役也没有做出最终决定。不过他表示,即使从“麻辣香锅”回归到刘世宇,他还是会留在电竞圈做相关工作,也有可能开一家火锅店,当一个美食店主。

 



责任编辑:郑伊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