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加载数据...

极速大发快3
当前位置:极速大发快3> 要闻>> 企业要闻>> 证券>正文内容
  • *ST康得收法院传票 或被康得碳谷“开除”股东资格
  • 2019年08月07日 来源:证券时报网作者:臧晓松

导读:*ST康得退市疑云未散,8月5日又披露收到法院传票:荣成市国有资本运营有限公司请求法院确认被告康得碳谷科技有限公司7月19日股东会决议合法有效。

*ST康得退市疑云未散,8月5日又披露收到法院传票:荣成市国有资本运营有限公司请求法院确认被告康得碳谷科技有限公司7月19日股东会决议合法有效。

*ST康得此前接到康得碳谷的通知:钟玉、康得集团、*ST康得通过康得集团及其关联方将全部出资予以抽逃,因此康得碳谷于7月19日召开临时股东会,审议了《关于解除康得投资集团有限公司、康得新复合材料集团股份有限公司股东资格的议案》等议案。

康得碳谷困局难解,中安信科技有限公司(简称“中安信”)也被指牵涉其中。中安信部分股东在说明函称,钟玉在未召开股东会的情况下,多次以中安信主体为康得集团违规提供对外担保,造成中安信或有负债高达81.5亿元。声明强调,徐曙等人于7月24日召开的董事会会议违规。

8月6日下午,*ST康得原总裁徐曙在接受证券时报·e公司记者采访时称,“从保护碳纤维产业的角度出发,我不愿跟他们打口水仗。”

碳纤维项目

曾被寄厚望

康得碳谷项目曾被各方寄予厚望。

7月31日晚间,*ST康得发布对外投资进展及风险提示公告,披露了各方投资的相关情况。2017年10月13日,*ST康得股东大会审议通过了与康得集团及荣成国资共同投资康得碳谷的事项,并签署了《康得碳谷科技有限公司增资协议》。公司拟向康得碳谷增资20亿元,占增资后康得碳谷注册资本总额的14.29%,康得集团增资90亿元,占增资后注册资本总额的71.42%;荣成国资增资20亿元,占增资后注册资本总额的14.29%。

当时的公告显示,康得碳谷拟在山东省荣成市建设“康得碳谷科技项目暨年产6.6万吨高性能碳纤维项目”,计划到2023年建成,“届时将成为全球产能最大的高性能碳纤维生产基地,以满足新能源汽车、民用航空等高端工业对高性能碳纤维的增长需求,推动我国碳纤维行业发展。”

增资协议显示,康得碳谷董事会由5人组成,其中康得集团有权提名3名董事,*ST康得有权提名1名董事,荣成国资有权提名1名董事。此后在2017年10月及12月,各股东方又签署了两份补充协议,约定康得集团的出资方式调整为现金及其所持中安信股权的方式出资,相关资金及股权到位的时间由2018年12月31日前完成,修改为2019年6月30日前完成。

公开报道显示:康得碳谷项目是山东省政府重点支持项目,总投资500亿元,项目建成达产后,预计年销售收入达到1000亿元。

当年11月28日,威海市相关领导出席奠基仪式并在致辞时表示,“康得集团是新材料行业的领军企业,将碳纤维生产基地落在威海,将为威海的战略性新兴产业发展增添力量,为威海加快新旧动能转化注入活力。”而*ST康得原董事长钟玉在奠基仪式上表示,康得碳谷项目可以用六个字概括:天时、地利、人和。谈及“人和”时,他表示,“荣城是我的故乡,我的父辈曾经在这里战斗过,多年我一直想回报家乡,这次终于实现这一夙愿。”

被指抽逃出资

而钟玉所说的“天时、地利、人和”,如今也略显尴尬:荣成国资将康得碳谷列为被告,同时将康得集团和*ST康得列为第三人。

*ST康得7月31日晚间公告显示:公司收到康得碳谷《股东会临时会议的通知》,钟玉、康得集团、*ST康得通过康得集团及其关联方将全部出资予以抽逃,因此,康得碳谷于7月19日召开临时股东会,审议了《关于解除康得投资集团有限公司、康得新复合材料集团股份有限公司股东资格的议案》等议案。

*ST康得称,鉴于公司自身是否实施了抽逃出资、抽逃出资的具体方式、抽逃具体金额等事项均存在争议,为保障公司及公司全体股东的合法权益,公司在康得碳谷临时股东会中,对相关议案投否决票。

本项议案表决结果:85.71%股权所代表的表决权同意,占出席会议的股东所持表决权的85.71%;14.29%股权所代表的表决权反对,占出席会议的股东所持表决权的14.29%。而按照各方所持表决权比例来看,这也意味着:除*ST康得投下反对票外,康得集团及荣成市国有资本运营有限公司均同意解除*ST康得及康得集团的股东资格。证券时报·e公司记者8月6日下午致电荣成国资,对方称一切以*ST康得发布的公告为准,“你从公告里读出什么意思,就是什么意思。”

就在去年11月,深交所曾就*ST康得签署增资协议未及时披露等问题,对*ST康得及时任董事长钟玉、总经理徐曙、董秘杜文静给予通报批评处分。当时的处分决定显示:截至2017年底,*ST康得承诺出资的20亿元已全部到位,康得集团出资仅到位2亿元,占其认缴出资额的2%。

今年8月5日,*ST康得发布公告称收到山东省荣成市人民法院的《传票》,荣成国资请求法院确认被告碳谷公司7月19日股东会决议合法有效;请求法院依法判令被告碳谷公司办理相关的法定减资程序。*ST康得作为被传唤人,被要求于8月27日到庭。如果上述决议被法院确认,*ST康得及康得集团将被康得碳谷“开除”股东资格。8月6日,记者多次拨打*ST康得证券部电话,始终无人接听。

中安信卷入

康得碳谷困局难解,中安信科技有限公司也因此被拉下水,随后与*ST康得类似的“宫斗”也在中安信上演。

中安信科技有限公司成立于2011年,总部位于河北省廊坊市,2013年获康得集团入股。天眼查显示,钟玉为公司法定代表人。官网消息中显示,中安信正在河北廊坊新兴产业示范区建设碳纤维产业园,“形成年销售收入过百亿的产业规模。”值得关注的是,该公司官网发布的最新一条消息,是在去年11月26日,钟玉陪同山东省相关领导赴康得碳谷视察项目建设情况。

就在不久前,一封中安信《股东关于认定董事会决议无效的说明函》,让钟玉、徐曙再次深处舆论漩涡。江苏维盛股权投资基金合伙企业(有限合伙)等股东在说明函中指责称,徐曙等人于7月24日违规召开了董事会会议,本次董事会仅徐曙、朱大为、王永生三名董事参加,并未通知邹健、马垒等董事及公司监事会,也未通知此次会议将要讨论和表决的议题。

说明函同时称,钟玉在未召开股东会的情况下,多次以中安信主体为康得集团违规提供对外担保,造成中安信当前或有负债高达81.5亿元。中安信的资产负债率已高达300%,严重资不抵债。钟玉、徐曙等人以中安信主体违规为康得碳谷相关款项提供担保,导致公司价值2000多万元的存货被荣成法院查封,导致公司无法正常销售货物和发放工资。

而网上流传的中安信内部通知显示,公司已于7月26日安排统一放假。证券时报·e公司记者就此拨打中安信官方联系电话,始终无人接听。

此外,相关股东称钟玉已负债累累,仅欠维盛基金的债务就已达5.45亿元,而徐曙因为康得集团借款担保欠张家港政府1.4亿元。

证券时报·e公司记者在8月6日下午就声明函所涉内容与徐曙取得联系,她在接受采访时强调称,希望大家能够爱护中安信,“也希望大家继续支持中国的碳纤维产业,这个产业好不容易做到接近世界先进水平。从保护碳纤维产业的角度出发,我不愿跟他们打口水仗。”



责任编辑:郑伊丹